Thursday, January 14, 2010

内阁苏醒,让人民宪法活起来

为了让人民宪法活起来,陈述人民利益的内阁须苏醒。

暴力事件发展至今,多元社会里的各方皆活跃地陈述各自立场。各说各话,就是内阁缺席!这显示由巫统领导的“民主”政府,在暴力前是多么无力,内阁甚至接近瘫痪!内阁成员至今没有针对宗教专属权,展开过辩论,提出过任何建设性方案。只见执法机构利用内按法令等国家机关,在那里张牙舞爪,暴力事件持续发生。

经过多日辩论,平心而论,身为公民社会一分子的我,开始了解回教徒的诉求是什么。在民主社会里,每个人都拥有宗教权利与自由。大部分回教徒欲申请回教专属字眼,以防范其他宗教向回教徒传教,或通过"Allah"和"masjid、haji"等字眼,诽谤、歧视、或伤害回教徒的感受。由于在宗教界,或是国内没有类似宗教专属权的案件可参考,笔者仅引用商界Mc Donald的著名案例,研讨专利权、自由与伤害的案例作为参考,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McDonald%27s_legal_cases

据了解,Allah是阿拉伯语言。这字眼早在伊斯兰教在中东盛行时,就被当地居民广泛使用,并通过人类迁移或殖民方式,甚至传到印度北方。我的一名伊朗朋友可以不费心力地明白印度北方语言。因此,Allah到底是翻译问题,还是宗教专属权,这案件须交由司法方面搜集证据,并作出陈词,暂且不论。至于Masjid、Haji等字眼,到底是人类共属财产,还是回教徒的专属权,各个州属的回教及民俗理事会早有定案。他们认为,这些字眼是回教徒才可用的字眼。因此,对非回教徒造成的混淆来了。到底是谁的宗教自由,与谁的伤害?

这是否意味着,来自彭亨州、属于非回教徒的我,在此项禁令下,被禁唱州歌?小学生在造句时,也不能说:"Ali pergi ke masjid untuk sempayang",否则将被罚款RM1000令吉。这些因为回教在声讨权益(claims the rights),尤其是宗教自由及专属权时,竟然对对方造成伤害。再看一个现实中的例子,居民可能因为回教堂声音太大,导致他们在夜晚不能入睡,而声讨权益。曾有一名国会议员在这个理由下,被内安法令扣留。说到这里,我终于明白黄明志到底犯下什么滔天大罪,以至于成为回教徒眼中的过街老鼠。

当某个宗教在声讨其权益,而忽略了他们声称的自由与专属权,正造成其他宗教更大的伤害时,社会应更理性去处理这些敏感的宗教课题。

且慢!这些回教及民族风俗理事会,并没有把宗教字眼专属权,交由内阁辩论或宪报。这意味着什么?这些所谓的回教专属权,还不是宪法下的一部分。因此,呼吁所有的回教徒,把这项提案交给巫统或回教党,甚至是多元种族的公正党或行动党,立即在内阁展开辩论。不要让巫统的愚民手段,让大家白吵白兜了一圈,却还是非法,烧了教堂又如何?

我们让宗教,成为宪法的一部分。我们不能活在世俗法里,而忘却了宗教,尤其是回教。在回教历史里,宗教是政治与社会管理的一部分。在不伤害其他人的利益之下,回教徒是有权利声讨其权益的!因此,内阁活起来,也让人民宪法活起来!让过去的伤害,成为今天的教训,公民社会强烈建议内阁推动“宗教自由与责任法案”,或“种族与宗教歧视案”。

在宪法面前,人人平等。若大部分回教徒要让回教被纳入“人人的宪法”里,各州宗教及民俗理事会必须认真思考,何者才是可行方案。

更多相关内容:http://amykumeinyen.wordpress.com

Sunday, September 20, 2009

问.诗人

诗人
不见了一首诗

:“羞于启口。”

或许,
这个国度不该有诗

背景:In the Philippines, there are 63 journalists died in past eight years, due to the dirty local politics on the ground.

Friday, May 22, 2009

霹雳州宪政危机检验大马民主进程



--上诉庭一致裁决,尼查失去了霹州议会的多数议席支持,霹州苏丹可委任赞比里出任大臣。--
《当今大马》,报道于2009年5月22日

我们哀悼民主;哀悼立法的漏洞骑劫内阁民意代表制;哀悼司法无法看透多数议席的民主自然法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公民宣言,草拟于2009年5月23日凌晨

(1)皇室行政权属于地主封建制产物,霹雳州皇室需还政于民

霹雳州宪政危机正检验大马民主进程。大马公民须立即行使其公民权力,监督皇室象征权力扩大至行政权的政治异象,避免君主立宪制倒退至欧洲黑暗时期的地主封建制,由皇室主导政治重大课题,公民权益的空间急速萎缩。身为大马公民,我们关注民主权利,被其他欠缺合法性机制骑劫的现象,呼吁皇室立即还政于民,确保现有君主立宪制可正常发挥功效。

(2)立法机制无法有效运作

基于霹雳州政权通过“非常规”方式,即跳槽获得。跳槽的法律灰色地带需要更多民主检验的空间。最新的霹雳州宪政危机显示其多数议席/多数信任,事实上失去民意委托。州内阁无法有效代表广大民众权益。因此,霹雳州内阁已基本失效。州子民若觉得霹雳州政府已无法代表自己的公民权利,可自行宣布内阁机制失效,并在最短时间内投不信任票,要求重新选举,寻求强而有力的民主信托。

(3)最高司法裁决否决民主权益

由立法、行政和司法相互抗衡运行的政府,无法反映全体公民的意愿需求。最新裁决显示,司法机构进一步加强立法院的机制漏洞,侵袭民主权益。上诉法庭裁决,由类似跳槽“非常规”手段组成的内阁制,在时间诠释上可基本符合普罗大众的利益,其实是基于技术上的裁决,而非回归法律自然公正原则。这让少数精英政治有机会骑劫大多数民主信托机制,无法捍卫民主实质权益。

(4) 全民须立即回应霹雳州宪政危机的课题,捍卫属于自己的民主空间

基于民主系统之一的司法机构失去其真正精神,其他州属子民有义务与责任关注,霹雳州宪法危机为大马君主立宪制所带来的司法后遗症。因此,此重大政治课题,已非区域政治课题,而是全民需要立即回应的民主课题。

(5) 任何利益集团或政党,须正视民主权力,立即解散州政府。

非常规时期需要采用非常规手段。既然霹雳州政府是由非常规的跳槽手段夺取,民联议员应以非常规手段回应。除了通过长期有规律的民主街头抗争,处于内阁代表机制内的议员,更需要背负重大民主议员,做出直接有效的抗争。民联议员可灵活并勇敢回应不合理现象,并承担应有的责任。这包括:

(a)全体辞职,瘫痪霹雳州内阁,让大马公民意愿回归民主政府,而非地主封建制。

这当中包含的技术性问题,如5年内不得参选,可通过立法辩证过程解决。无奈这耗费时间。如果无法解决技术性课题,在紧急必要的状态下就让霹雳州政府瘫痪吧。不要让技术性合法,但是欠缺合理性的运作,成为大马民主进程的案例参考之一,荼毒下一代。宁为玉碎、莫为瓦全,呼吁所有号称代表人民意愿的议员们,为了民主的原则与精神,有勇气与霹雳州甚至于全马子民站在同一立场,捍卫民主法则。

(b)全体议员辞呈的同时,呼吁大马公民作系统性的街头抗争。为民主价值而奋斗,我们没有党派。我们须凝聚全民的元气,避免政治派系分裂人民,模糊了抗争焦点。任何违背民主价值观的一方,都是人民的敌人,包括皇室。大马公民须拿出勇气与地主封建制抗争,为文明进程尽力。

(c)全国人民代表,及霹雳州议员需了解,其立法行政权力不可沦落于象征意义而已。所有的民意代表、公民组织和利益集团可直接觐见皇室成员,反映实质的民意基础。若皇室一意孤行,行政立法院须发挥民主精神,抗衡皇室象征权力。

法庭裁决指出,“我们认为,皇室有权力同意或拒绝,解散州议会的要求。” 的确,根据历史进程,皇室有监督民主机制正常发挥的象征性作用,并作为官僚制度的民意基础的最后堡垒。若皇室仅会见区区几名代表顾问,就单方面分析说尼查已失去州议会的多数信任,是让少数精英政治,骑劫了全体公民的大多数意愿。

公民宣言建议:

法律要回归自然与公正原则

内阁多数议席多数信任票数的诠释,并非取自于代表制,而是取自于民主广泛概念,即一人一票。由于一人一票机制耗时耗力,逐渐由1个人代表100人的民主代表制度取代。每每遇上政治重大课题,若公民觉得代表机制失效,可诉诸于废除代表机制(political agent),回归一人一票制。民主主人(political master)的权力不可被否认。其他机制如地主封建制或社会契约里头所提倡的皇室权力,不可骑劫民主大多数原则。

大马君主宪法倒退至地主封建制,宪法真空地带需重新诠释。必要时公民须通过非常规手段行使民主权利,包括书写、集会、街头抗争、 要求全民共投等手段,捍卫民主空间。民联议员须有长远视野,解决民主技术性问题,加强立法院精神的运作,监督皇室行使权限,并协助全民检验君主立宪制下由司法机构所诠释的公民权范畴。

当立法院无法代表大多数人民利益,宪法无法保障民主原则与精神,民主进程已来到分水岭。笔者呼吁所有公民站起来,向历史示大马民主进程的合法性的合理性,将超越一切的立法与司法的机械操作,辩证文明的进程。